情感凉山网 - 品读美文,美文欣赏,文章故事,散文日记 - www.qglsw.com

主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亲情 > 有时间去捏捏握握父母的手

有时间去捏捏握握父母的手

时间:2015-08-09 作者:小编 来源:qglsw.com 阅读:

一双三十年没握过的手

  

  他躺在刚刚启用的新病房里,合着眼,身上、鼻腔里插着四五条或粗或细的软管子。这些平时萎缩盘踞在角落里的东西,一接触到人的体温,血液,尿液,体内的各种液体,像是吞服了妖孽的海洛因,顿时有了吸附人的强大能力,蛇一样在人的身上盘缠蠕动。按照他的脾气,他的性格,他的气力,是绝不会让这些软巴巴的管子欺负的,但这时他没有一点办法,刚刚被手术过的胃,不允许他去和这些管子们计较,锁着的眉头间流出刚强下的无奈。

  

  按照医生的嘱咐,隔一阵子就要给他捋捋腿,捏捏脚或者搓搓手。这双手我是最熟悉不过的,可是,这双熟悉的手却三十年没有直接接触了。不知宽厚的掌心,粗大且硬的手指肚里,还有那层起起伏伏的硬皮上握着怎样的温度。我的手和他的手一碰撞,除了印证视觉给予的感知,体会手上的力气外,这双手究竟打磨过多少冷的热的硬的粗的物体,只有跳跃在手上的青筋知道。

  

  他是我弟弟,比我小三岁。

  

  我们曾经拥挤在一张木板床上睡觉,一个被窝里打仗,睡觉的时候,不是我把被子裹起来晾他,就是他扯过被子去冻我。这些在睡梦中进行的过去式,常常让父母瞅着我们裸露的脊梁发愁:被子小了,被子少了。

  

  在被子逐渐富余起来的时候,我们也如同一窝羽毛丰满的鸟儿,各奔东西,谋职娶妻生子,为自己的日子奔波忙活。曾经在一个被窝里滚打摸爬的兄弟,留在成年时空隧道里的只有默默地关注,事情的相告、提醒或完成,情感的交流则萎缩干涸,全凭第六感觉去体味去测知。

  

  我不知道中间的电阻是什么,为什么不能持续给力?时间?空间?年龄?面子?还是脑沟里所谓的成熟?成熟太讨厌,成为背叛、忘记、失去过去许多美好日子的罪魁。在失去的路上,为遗忘栽培起来的成熟,都毫无例外地蒙着自以为是的千年尘垢,像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黄土高坡,把过去与曾经压榨成粉尘飘扬。我们还想挤在一张木板床上睡觉,还想同睡一个被窝,但已经做不到了,因为我们成熟了。

  

  想不到在这个谁都不愿意来的地方,我们的手接触在一起,开始感知对方久违的体温。

  

  这双曾经与我掰手腕较劲的手,留下太多的记忆。

  

  这是一双与煤炭打交道的手。他顶替父亲在煤矿就业,情感凉山网,成了我兄弟间唯一继承父业的“煤二代”。下井挖煤,使锨弄镐,天天复制相同的作业内容,使他迅速完成了学生手向矿工手的转变。粗了,厚了,硬了。黑乎乎的煤和井下冰冷坚硬的石头把手的光洁毫不客气地全都打磨掉,换成了结实有力的粗糙刺喳。膀子宽了,胳膊粗了,有了很壮美的胸大肌和线条分明的三角肌。几个月后,与他再掰手腕,就赢不了了,而且数次交力,我永远是不能超越的第二名。

  

  那年过年,情感凉山网,我们聚在一起喝酒,望着渗透在他手纹和指甲尖上的黑,建议他经常用猪胰子洗手,用小刷子刷刷。他说,白搭,今日洗了,明天就又这样了。那时他还没有找对象,我担心粗糙的手会给他相对象时减分,但没有把这小心思说出来。他对自己似乎很欣赏,常对我的两个姐夫,还有周围的同伴炫耀,与他们掰手腕、举重,每次比赛亮招,他都将扬眉的自豪毫不掩饰地挂在方方正正的脸上。

  

  粗厚刺喳的手,细活儿却干得一点儿都不含糊。摊(制作)煎饼本来是妇女们的活儿,他也会。我曾见过他摊煎饼的姿势,T型式的煎饼筢子被他抡得十分精致,吱吱响的鏊子上飞出一张张圆圆的煎饼,那时他还不到二十岁。只要与母亲聊天,说起家务活,母亲总夸他最棒,有力气,会干活。

  

  这双会干活的手后来去做了木工,后来又以矿区土建队队长的身份去布置作业,然后与同事一起去做自己布置过的拉大锯,推刨子或者抡斧子的事情。他说,他不清楚当官的滋味,从来没有在办公室里安安稳稳坐上一整天,只知道当工人和干活的滋味。他一直觉得当工人最好,最省心,最有面子,“咱们工人有力量”给他的烙印很深刻,抹不掉。劳动,或日干活,宛如血液一样与他紧紧地融为一体,在付出体力的过程中,享受干活赚来的爽快和智慧。可是,当他在接近五十岁被告知煤矿改制,停产,提前回家的时候,他才发现当工人实在没有什么值得珍藏的面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咱俩喝一盅吧

相关文章

  • <strong>回眸岁月的河畔</strong>
    回眸岁月的河畔
    面对一杯水和一本小说,我本以为有最快的方式可以抵达它的内心,它的后面,它的书脊,抑或它的文章段落;善感的侧面,白纸反映文字的黑色,削瘦的不再是背影,无数用油墨打印的字条,按照顺序叙述逻辑故事,快乐或悲...
  • <strong>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strong>
    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
    年轻时曾经读过一篇散文,讲 读书 之乐,至今还记得其中的几句: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 自古以来劝学的文章很多,有的动之以功名利禄,有的动之以清高雅逸。我可能受了那...
  • 永远的回忆
    永远的回忆
    20世纪70年代末,在经过了两次高考失利后,我伴随着百万知青回城的洪流,从故乡沭阳来到连云港建筑公司,当了一名建筑工人。 曾经拿锄头、镰刀的手变成了拿瓦刀、泥抹的手,我心有不甘,怨天尤人,但只能面对现实。...
  • 带着一半的思念去将岁月把玩
    带着一半的思念去将岁月把玩
    下午三点半,心醒来一半,八楼高台隔窗望景,风,从哪里传来呼唤声?远方的小山,在阳光的轻抚下闪耀着兴奋的光芒。自由的心总是在畅想,在湛蓝的天空中飞翔,在无尽的深海寻找理想的方向。 来来往往,谁也改变不了...
  • 彭清华署名文章:《凉山脱贫攻坚调查》
    彭清华署名文章:《凉山脱贫攻坚调查》
    8月16日出版的第16期《求是》杂志发表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的蹲点调研报告《凉山脱贫攻坚调查》。全文转载如下: 凉山彝区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是影响四川乃至全国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习近平...
  • 赏雪已成了一种心情
    赏雪已成了一种心情
    突然下起了雨,久违的春雨,携带着湿润的微风,飘然而来。 坐在无人的办公室,窗外是轻柔的雨,细细沥沥地滴落在那些泛着嫩绿的叶子上,好久都没有见过雨的影子,雨多多少少让我有些欣喜,迈步”竟然”走进了雨中,...
  • 情深奈何缘浅
    情深奈何缘浅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的声音,暖色的灯光下,她低声说着爱我,我难辨其中真假各有几分,,不过即便如此,但是面对迷人的她,我又怎么舍得拒绝,迷醉在恍若如梦境,奇幻而沉香的美妙中。 我们不是恋人也不...
  • 再美的黄昏,也黯然失色
    再美的黄昏,也黯然失色
    1 一场会议,一个人在剪指甲。 噼??啪??,脆而尖锐的声音,格外具有穿透力,会场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听到了。领导噤了声,等着剪指甲的人良心发现。结果是,那天,领导不说了,声音就没了,领导开讲,声音就响起。一场...
  • 别在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
    别在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
    1 信息爆炸的时代里,不论我们想或不想,总有一些让我们羡慕的人与事,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手机或电脑的屏幕里。谁是世界首富,谁入了福布斯排行榜,谁是新上榜的年轻精英,我们一清二楚,而对于他们所吃过的苦,我们则...
  • 感情就像围城
    感情就像围城
    表哥和表嫂是模范情侣。他们是高中同学,谈恋爱谈了八年。当年高考为了和表哥上同一所大学,表嫂还复读了一年,终于考到了表哥所在的学校。大学毕业后表哥在北京读研,表嫂去了上海工作,两个人异地了三年。 跟许多...

伤感亲情

热门精选

热门阅读